亭亭如盖

观《星际穿越》有感

一位老物理学家对时间很头疼,
一位农夫被烧熟的玉米烫伤了嘴,
紧攥屠刀流血的屠夫的手,
被犄角和利牙戳破,
他信誓旦旦的说
每一次发生都源自意外,
意外是杠杆,
撬不起一扇肉。

当时间有了返程票,
未来就在山顶,
在引力陷阱的潮汐里,
天空被圈缩,
在每个贝类的空腔中,
人们都试图寻找一颗珍珠,
在那里,
时间是老物理学家的幽灵,
父亲是女儿的幽灵,
探索是假设的幽灵,
而人类终将是人类最后的幽灵。
2014/11/12深夜

评论
热度 ( 768 )

© 安德瑞啊 | Powered by LOFTER